Profile Photo
灣家
小雪梨花
不是很上進的寫手
筆名一直很猶豫是否改(#
第一線更新於別處
噗浪@R0123265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沒抓到感覺QQ

*內含微螢草X白狼、河童X鯉魚、小小黑白、鬼使黑白、閻判以及一點狗燈(###



大天狗最近很奇怪。

同屬SSR式神,同樣是喜愛移動不接地的同伴,青行燈覺得最近的大天狗實在是奇怪的過頭,尤其是今天上升到一種詭異的程度,不過陰陽寮里奇怪的不只大天狗,所以青行燈決定不多過問,只是默默地觀察這些行為突然變得奇怪的夥伴們。

首先是螢草,身為一個R級式神卻擁有SSR的實力,原本就過於膽小懦弱,這幾天更是變本加厲,在面對憧憬的白狼時更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扭扭捏捏的,但是今天卻突然拿出強者的氣勢,在她以為螢草是不是要找白狼單挑時大聲的喊「我喜歡白狼小姐,請妳跟我交往好嗎?」,畫面跟對話完全對不上,讓青行燈當場差點愣的從燈上掉下地。

青行燈沒有留在那個驚人的告白現場,關於戀愛的故事她已經收集很多了,不缺這對百合的故事,她轉身去找其他最近行為奇怪的人。

河童平時除了面對鯉魚精比較慌亂以外,還是蠻正常的,可是最近連跟別人對話都無法好好的組織言語,好像是因為甚麼日子要到了,想送鯉魚精甚麼禮物,所以最近總是六神無主,很頻繁的去問陰陽師們該如何是好,不知道他最後決定要怎麼度過那個他說得特別的日子,說起來那個特別的日子好像就是今天?已經直擊一個告白場面的青行燈突然有預感今天會看見寮里夥伴們新關係的建立。

「咦?這個漂亮的珊瑚真的是要給我的嗎?」

「嗯…嗯。」

「謝謝你,河童先生!我好喜歡這個珊瑚項鍊!」

「跟、跟你的鱗片搭起來,很美。」

「真的嗎?我會每天戴上的!」

雖然跟人魚不太一樣,但是項鍊這樣有點要套住妳意思在的禮物,真虧鯉魚精能若無其事地收下,並且說出會一直戴著的話,河童看起來都快原地燒起來了,這對可以說是天然到讓人感到刺眼啊,連平時都曖昧的若有似無的人們都這樣耀眼了,那麼在這個河童所說的特別的日子,那群平時就閃得不得了的人們會做些甚麼呢?

青行燈悄悄的接近地獄組的區塊,很快地就看見如往常一般努力的教導黑童子說話的白童子,只是與平時教的日常小物的名字不一樣,今天所教的話語相當甜蜜,讓人分不清是白童子在對著黑童子告白還是黑童子在對白童子承諾,雖然黑童子仍舊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但是那雙唯有在注視著白童子才會有神的雙眼,此時豐富的像是靈魂沒有缺失一樣。

小的讓人有點害羞,但是大的就完全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鬼使白比平時更放縱鬼使黑一點點,也許是因為今天不用出陣,兩人一同坐在樹下休息,鬼使黑躺在鬼使白的腿上睡著了,鬼使白輕輕的撥弄著鬼使黑的頭髮。

「青行燈大人怎麼突然跑到這裡?」

「聽說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沒想到收集許多故事的青行燈大人居然不知道今天是甚麼節日。」

「……」

「其實也沒有甚麼,聽晴明大人說今天是520,諧音我愛你,似乎是戀人與告白的日子。」

得到答案的青行燈打消去看閻魔與判官的想法,這對主僕平時就閃得不得了,她完全不想在這種日子去看他們今天會是甚麼互動,回到自己的小院,這幾天特別奇怪的人們大概就是為了準備520這個日子,可是到頭來好像也沒特別過?還有大天狗到底在做甚麼?難道跟那群人一樣都在準備這個節日?可是、可是她今天一整天都沒看見對方身影啊。

「青行燈。」

青行燈看著難得沒有浮空的大天狗,悶悶的下降自己浮空的高度,但是仍沒有下燈杖,就算她發現那個平時嚴肅的男人已經臉紅到讓她完全可以猜到接下來的發展,她還是不會輕易原諒讓她整天找不到人的大天狗的。

大天狗的翅膀的不安的微微煽動兩下。

青行燈看男人像是在表演特技一樣操縱著風讓兩人沐浴在花雨中,然後男人利用風將一盒精美的巧克力托送到自己的面前,怎麼說呢,以一個老爺爺來說還真是浪漫到不像話,那句我愛你也隨著風輕輕的飄盪在她的周圍,明明對方已經說的小聲到不行,她卻還是在風中捕捉到那句讓人害羞到不行的話語,不是說古代男人都很含蓄嗎,到底是從哪裡學了這些技巧跟招數。

「哼嗯,沒想到大天狗大人居然會過這種因為商人為了利益而誕生的日子,明明都沒有過甚麼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聖誕節等各種商人不斷美化與渲染的各種節日,卻突然過起這個因為諧音而……」

「燈,臉紅了喔。」

感受唇上一瞬而過的柔軟,青行燈敗下陣來,誰叫今天是戀人與適合告白的日子,在這種充滿粉紅氣氛的日子輸了也不算太丟臉吧?

「少囉嗦。」

總是收集別人戀愛故事的青行燈今天收集到大天狗與自己的戀愛故事,雖然有點那麼的不甘願,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應該說作為一個老人,這個故事太過浪漫,讓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虧她學習了那麼多古日本表白知識,結果一個都沒派上用場,可惡。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