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灣家
小雪梨花
不是很上進的寫手
筆名一直很猶豫是否改(#
第一線更新於別處
噗浪@R0123265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朋友生日點文:年下維x年長勇

*小南是可愛的孩子!

*感覺勇利就是耐心很好的教練

*我會跟你說我超級不會取標題嗎......(撇頭


南健次郎,19歲,日本花式滑冰選手,最喜歡的人是勝生勇利,最討厭的人是自稱師兄的世界冠軍,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南?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沒事嗎?」勇利擔心的拿毛巾擦健次郎臉上的汗水,用手去試著溫暖對方冰冷的肌膚。

「嗯!沒事!」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勇利,健次郎緊張得臉紅,大聲地回復。

「真的沒事?那剛剛的動作再來一次?」

「是!」

勇利專注地看著健次郎的每個動作,這舉動引起了在場另一個人的不滿。

「勇利…」

「乖,練習還沒結束。」拍拍從後方黏上來的大型貴賓的頭,勇利泰若自然的安撫對方,唯有燒紅的雙耳出賣了他真正的心情。

「難得我從俄羅斯來,結果勇利的眼中都是另一個男人。」眼刀射向在冰場滑冰的人,對方顯然被這邊的動靜影響,跳躍沒平衡好,扶冰了。

「別說這種充滿歧意的話,身為教練注意自己的選手是理所當然的。」勇利不自在的咳了兩聲。

「唉…真希望勇利可以當我的教練啊。」在對方敏感的頸圈撒嬌蹭蹭,偷偷吻了一下後頸「讓勇利的眼中只有我。」

「維克多!」     「那邊的變態給我放開勇利!」

勇利害羞地跳出維克多的懷抱,手摀著剛剛被偷襲的地方,臉脹紅得不像話,而同時忍無可忍的健次郎也憤怒的大叫。

「Wow,南火氣真大,鈣片有好好地在吃嗎?」看著場中爆炸的健次郎,維克多開心的挑釁,誰讓他可以名正言順地霸佔勇利呢?被勇利邀請來日本也是問說能不能教這一點都不可愛的師弟跳躍,雖然他並不排斥,但是捉弄一下是難免的。

「你寄來的鈣片誰會吃啊!早就丟了!」

鈣片?原來是這樣,難怪南到處分送保健食品給大家啊,想起上週南突然的行徑,勇利感到可愛的同時也無奈,這兩個人不管見面或不見面都一直在吵架啊。

「欸?好傷心,勇利!」

「啊!」接住突然撲過來的維克多,勇利笑著拍拍他的背「別總是這樣捉弄南,維克多不是前輩嗎?要穩重一點。」

穩重?維克多看一眼在場中急得跳腳的健次郎,如果勇利有被搶走的危機的話,那種東西才不要呢,將勇利緊緊抱在懷中,他虔誠的吻上對方的頭髮。

感受到維克多對勇利的佔有慾跟憐愛讓健次郎臉紅得不像話,看見場中的人呆愣的樣子,維克多勝利般的笑了。

不甘心的想說些甚麼,卻發現畫面美好的讓他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健次郎甩頭繼續溜冰,至少在溜冰期間,勇利是屬於他的,是他最喜歡的教練,想到勇利曾經一度離開滑冰場,他的心就隱隱作痛,所以現在這樣就好,無法擁有勝生勇利也沒關係,他還能擁有教練。

 

南健次郎,19歲,日本花式滑冰選手,喜歡的人是教練,最討厭的人是維克多・尼基福羅夫,但同時也最感謝這個人,感謝他找到了勝生勇利。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