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槤不流連

灣家
不是很上進的寫手
筆名一直很猶豫是否改(#
第一線更新於痞客邦
噗浪@R0123265

七大罪-隨筆

*弟弟組!  傑魯德利斯X葛爾妲

*原本好像是214寫的     

*不管啦!520快樂!


在漫長的戰爭中總會有休息喘口氣的時間,吸血鬼族嚴格說來並沒有什麼慶祝節日的觀念,所以她決定借用一下人類的節日來做為慶祝的理由,雖然她的戀人也不是人類。

慶祝節日的必需品吸血鬼族的領地中沒有,所幸因為戰爭他們有跟人類進行交易,她能去人類的居住區尋找需要的物品。

當她從人類手中接過目標物的時候,對方顯得有些驚訝,似乎是完全沒想過吸血鬼也會對這個東西有興趣,確實吸血鬼族並不會對這個節日以及這個東西有興趣,但是她不是普通的吸血鬼...

閃恩-不經意

*FGO

*終於抽到賢王 痛哭後歡快的更新


漫步在冥界,一望無際的黑暗,點點魂光也照不亮腳下的道路,無盡的絕望壟罩著死之王國,除了沒品味以外吉爾伽美什想不出其他形容詞,喔,不對,還有一個,沒有生機,看著眼前堆滿枯花枯枝的祭壇,吉爾伽美什突然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先前激烈的戰鬥影響到整個冥界,這個地方卻是意外的保存完好,彷彿之前毀天滅地的戰鬥只是錯覺,唯有本應在這裡的軀體不在,訴說著那為了人理所發生的戰鬥是確實存在的。

為甚麼隨意走也會走到這個地方?吉爾伽美什輕嘖一聲,很想直接甩臉走人,然而身體卻是一步也沒動,以不會破壞祭壇的輕巧動作微靠著祭壇坐了下來,他不明白這動作有甚麼意義...

狗燈-520隨筆

*沒抓到感覺QQ

*內含微螢草X白狼、河童X鯉魚、小小黑白、鬼使黑白、閻判以及一點狗燈(###


大天狗最近很奇怪。

同屬SSR式神,同樣是喜愛移動不接地的同伴,青行燈覺得最近的大天狗實在是奇怪的過頭,尤其是今天上升到一種詭異的程度,不過陰陽寮里奇怪的不只大天狗,所以青行燈決定不多過問,只是默默地觀察這些行為突然變得奇怪的夥伴們。

首先是螢草,身為一個R級式神卻擁有SSR的實力,原本就過於膽小懦弱,這幾天更是變本加厲,在面對憧憬的白狼時更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扭扭捏捏的,但是今天卻突然拿出強者的氣勢,在她以為螢草是不是要找白狼單挑時大聲的喊「我喜歡白狼小姐,請妳跟我交往好嗎?」,...

維勇-南難

*朋友生日點文:年下維x年長勇

*小南是可愛的孩子!

*感覺勇利就是耐心很好的教練

*我會跟你說我超級不會取標題嗎......(撇頭


南健次郎,19歲,日本花式滑冰選手,最喜歡的人是勝生勇利,最討厭的人是自稱師兄的世界冠軍,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南?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沒事嗎?」勇利擔心的拿毛巾擦健次郎臉上的汗水,用手去試著溫暖對方冰冷的肌膚。

「嗯!沒事!」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勇利,健次郎緊張得臉紅,大聲地回復。

「真的沒事?那剛剛的動作再來一次?」

「是!」

勇利專注地看著健次郎的每個動作,這舉動引起了在場另一個人的不滿。

「勇利…」

「乖,練習還沒...

雲綱/1827-討厭的字眼

第一次用各種不懂.....


「對不起。」

這是一個多麼令人厭煩、糾結、心疼與害怕的一個字眼啊。


雲雀恭彌看著仍稚嫩的人害怕的縮起身子說著殘酷的言語,想起雖然年齡不同,但是兩個人是同一人的事實,令人煩躁。

「今天就到這。」

「咦?欸?雲、雲雀學長?」澤田綱吉呆滯的目送對方離開,不懂平時不把他揍到完全爬不起來不罷休的人怎麼突然就走了?急事?不對,剛剛誰都沒來啊,也沒電話,在腦中晃過許多不著調而且不營養的想法後,綱吉最後想的是離開的背影,為甚麼應該高大挺拔的背影看起來非常悲傷?


『恭彌,對不起。』


從雲雀學長對不起、雲雀對不起到最...

©榴槤不流連 | Powered by LOFTER